esbmf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2091 章 如此朋友 (上)祝聖誕快樂-w8n5e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不得不承认在同一件事上的看法,男人跟女人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例如崔锡恩认为罗凤恩不找车太贤拍戏就是不讲究,但是车太贤却认为不找他才是正常的。
别看C-jes投了不少电视剧,但是基本上投的都不是很多,而且目的也多半是为了送人进去,不说那些都是配角车太贤就不可能演,车太贤也不能落下带资进组的名声。
至于C-jes有绝对话语权的影视剧,电影方面全是出自金奎泰之手的谍战题材偏悬疑和动作的作品,车太贤可不觉得自己能出演那样的角色。
要说金奎泰和C-jes的头也真是够铁的,明明一部比不上一部但是就是拍,车太贤可没少替小凤心疼钱,还好金奎泰亏掉的钱在其他方面能赚回来,而且一次次票房和口碑双失金奎泰不是一点改变都没有,至少拍摄的周期延长了,拍摄的投资减少了,这极大的延缓了金奎泰的亏钱程度。
而现在金奎泰更是有放弃谍战题材的执念,毕竟亏那么多钱金奎泰也不能再头铁下去了,接连好几部作品已经证明了,他喜欢的谍战题材市场和观众都不认可,再头铁下去也没意思了,金奎泰可不是那种孤芳自赏的人,要不然当初面对困境的时候也不会选择去投靠姜帝圭,在姜帝圭的指导下拍出特工X翻身了才重新去追求他的理想之作。
至于电视剧方面,宋载正的头铁程度可一点都不比金奎泰差,就跟青春恋爱类型的干上了,只不过跟金奎泰不同的是宋载正的作品出来一部火一部,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宋载正到了C-jes后作品都变得浮夸和小白了不少,但是谁都无法否认她的作品十分的受欢迎。
空夢
在青春年少时,车太贤出演类似的题材都得是比较另类的男主角,在宋载正那些对颜值要求很高的角色车太贤无论是长相还是年纪都不合适。
在这样的客观事实下,崔锡恩仍然觉得罗凤恩不讲究,车太贤也是无奈了,女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可是很可怕的,甚至饱受折磨的车太贤都想过要不要私下里找小凤商量一下,他出人并且拿出所有私房钱,小凤出钱出人陪一部电影来应付崔锡恩,再被这么唠叨下去车太贤觉得自己绝对会早死好多年。
以往崔锡恩也知道她貌似有些不在理,唠叨归唠叨但是底气没那么足,但是这次不同了,都是朋友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了,甚至崔锡恩连饭都不做孩子都不管了,就准备在这个问题上跟车太贤死磕了。
车太贤是真的被逼无奈了,同时他心里对小凤多少也是有些怨念的,他不怪小凤不找他拍戏,他怪小凤不找他聚一聚,他知道小凤忙,但是总不能出来吃个饭喝个酒的时间都没有吧。
我的校花女神
在车太贤看来,无论高低贵贱,朋友愿意找你就是把你当朋友,不找你那就是要疏远你,酒肉朋友不是什么好词,但是朋友之间促进感情绝对少不了吃吃喝喝,甚至对于车太贤这种比较正派的艺人来说,吃吃喝喝是朋友之间促进感情的主要方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在心中的小不满和崔锡恩的攻势下,车太贤妥协了,虽然他不愿意沾这种事,但是谁让被逼到份上了,以他对崔锡恩的了解,这次要是不能睡了她的愿,估计很长时间内是别想消停了,而且这种陈年积怨可不是靠说好话买个包就能解决的,车太贤知道在崔锡恩心里罗凤恩欠了他们家好多。
为了自己今后有好日子过,也为了提醒一下小凤还有他这么一个朋友,更为了能让朋友的朋友变成朋友而不是敌人,车太贤觉得当吃和事佬也不太违背她的原则。
妥协这东西就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明明车太贤想着是按他的想法和作风来当这个和事佬,但是崔锡恩却没让他如愿,直接表示了在这件事上车太贤必须要听她的。
车太贤不同意崔锡恩还用车太贤的那套交友理论来挤兑他,还声称正好利用这件事来看看他朋友的真面目。
为了能掌握主导权,崔锡恩还用了激将法,表示愿意在这件事上跟车太贤打赌,就赌罗凤恩和裴勇俊这两个车太贤的朋友靠不靠谱。
如果二人的表现跟车太贤想的符合,那么崔锡恩从今往后不在干预车太贤的交友问题,并且承认是她头发长见识短,是她小心眼小家子气。
如果车太贤输了,那今后不但应酬方面的花费要减少,而且必须承认崔锡恩的那套交友理论才是正确的。
不得不说崔锡恩不但激将法用的好,而且提出的对赌条件对车太贤来说也非常有诱惑力。
虽然车太贤从未承认过他是怕老婆的人,也没几个人说他拍老婆,但是家里说话算的是老婆大人这是事实。
虽然把掌握家庭财政大权和话语权交给崔锡恩车太贤是自愿的,这是恋爱成家时的承诺,还因为车太贤不会管钱,也是个懒癌患者,再加上轻微的选择困难症,车太贤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现在这种家庭地位。
虽说这样的做法是十分正确的,但是常年受压迫的车太贤虽然不想抢班夺权,但是适当的找找面子体验一下当一家之主的感觉他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最关键的是车太贤觉得在这件事上他的赢面很大,就算裴勇俊和罗凤恩都没他形容的那么靠谱,但是只要快点把事情给解决了,不让两人暴露出来那赢的也是他。
崔锡恩打这么不好赢的赌也是无奈,她很早以前就想让车太贤改一下,但是别的事上很听话的车太贤,在交友这方面却特别的执着,说急了还声称他的人生已经没多少乐趣了,如果崔锡恩再干涉他交朋友,那这日子可就真没法过下去了。
这次的机会这么难得,对于揭露裴勇俊和罗凤恩有如她所说的那一面,崔锡恩并不奢望,但是至少能让车太贤体会到从朋友那里得到好处的感觉。
往往改变就是从一些细节上的变化开始了,崔锡恩又没说让车太贤去死命的去占朋友的便宜,但是要合理利用朋友资源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要不是觉得多交朋友有好处,崔锡恩也不会支持车太贤那么多年,结果没想到好处没捞到反而被牵连了好多次,要不是如此崔锡恩也不会这么较真,而且还把在车太贤心中地位很重要也是唯一得到认可的比较新的朋友罗凤恩身上做文章。
崔锡恩已经顾不上她这么做到底会不会给车太贤带来伤害了,现在看到残酷的一面总比继续吃闷亏还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要好。
跟崔锡恩打了赌,让车太贤无法拒绝裴勇俊上门拜访,其实裴勇俊的本意是也约车太贤出去,不管结果如何先来一波糖衣炮弹,为了能解决眼前这个大麻烦,为了能让车太贤金尽心尽力的帮忙,裴勇俊都想好了利诱不行就下套,反正只要解决了危机有没有车太贤这个原本就不怎么亲的朋友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但是遗憾的是崔锡恩因为担心车太贤会阳奉阴违,表示她必须要在一旁监督,不是她矫情而是为了赌局的公平。
面对这种指控车太贤还真不好辩驳,毕竟他的前科太多了,多到了写保证书都被吐槽是在浪费纸张的程度。
裴勇俊搞不清楚车太贤拒绝出来见面是察觉到了什么,还是单纯的只是想在家里跟他见面,无论是那种这次上门拜访都是势在必行,既然下套是不行了,那就只能继续在利诱上下功夫了,为了让车太贤满意裴勇俊可是做了不少准备。
要不是付出的代价让他有点肉疼,裴勇俊也不会考虑要不要下套。
百媚生
带着担心和礼物上门拜访,但是感觉到崔锡恩那热情的态度和车太贤别扭的表现后,裴勇俊反而不担心了,情况要比他预料中好得多,车太贤的态度缓和不是没有原因的,裴勇俊觉得如果在崔锡恩身上下功夫或许付出的代价会减少很多。
事情的发展就像裴勇俊预料的那样,虽然他跟车太贤之间的交流十分的尴尬,虽然没到鸡同鸭讲的程度但是两人的想法也经常不在一个频道上,要不是有崔锡恩在一旁打了一手好辅助,能言善辩的裴勇俊都要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
裴勇俊索性就不说虚的了,简单的重新介绍了一下情况,又重申了一下他的态度,就开始了利诱,看着车太贤一脸的反感和无奈,再看看崔锡恩那一脸的激动和高兴,裴勇俊发现他高估了崔锡恩这个女人的底线,明明付出的代价已经减少了不少,但是裴勇俊还是有种亏的感觉。
在崔锡恩的督促下,裴勇俊和车太贤很快达成了交易,车太贤承诺他会以朋友的身份帮裴勇俊解释误会,当然他会尽心尽力但是不保证效果。
而裴勇俊付出的代价只是一部电影的投资而已,说具体点其实就是一部比较适合车太贤出演的男主角而已,顶多就是在片酬上给予足够的尊重,让车太贤拿原本已经照比最高峰下降了不少的片酬来个反弹。
这种帮演员炒片酬的事裴勇俊已经做过很多次了,虽然片酬这东西其实就是放出来给人看的,实际意义并不大,但是在外行人看来片酬的高低就是跟能力、名气甚至是地位直接挂钩的。
要不是片酬被那些盛极一时的流量明星给搞臭了,还真就一直被当做衡量艺人的标准之一。
大功臣崔锡恩也是要感谢一下的,只不过裴勇俊不好在车太贤面前做得太明显,这个时候就又轮到工具人朴秀珍出马了,约到一起见个面吃个饭聊聊天,然后再以闺蜜的身份送点高价值的礼物,裴勇俊觉得这种做过了无数次的事朴秀珍还是能处理的很完美的。
吃了一顿味道尚可的家常饭,达成目的的裴勇俊就告辞离开了,这次上门拜访的结果让他十分的满意,至于到底能不能达到目的,就要看车太贤给不给力了。
青梅有点甜:哥哥,轻轻宠 mo-mo
冥神战帝
唯一遗憾的是车太贤特别反感他的提议,裴勇俊暗示了车太贤最好找人陪他一起,但是车太贤却装作听不懂。
吃了一顿如同嚼蜡的晚饭,事情的发展有些糟糕,虽然车太贤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裴勇俊能为他的交流理论代言,但是表现得这么市侩也让车太贤十分的反感。
偏偏崔锡恩特别欣赏裴勇俊这种做法,别管人家身上有什么槽点,至少这好处是实实惠惠的拿到了。
满心欢喜的崔锡恩看到车太贤那张臭脸原本十分美丽的心情有变得有些糟糕了,崔锡恩不但提醒车太贤做出了承诺就要尽心尽力的帮忙,还提醒车太贤裴勇俊已经证明了他那套交友理论是不行的。
虽然被提醒要拿好处办事让车太贤觉得十分的刺耳,但是都到了这一步了车太贤也没了退路可走,他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小凤能给力一些,不说让他来个轰轰烈烈的翻身仗吧,但是也别像裴勇俊这样都让他搞不清楚到底是上门求人还是上门打脸。
大 酋長
用保持手机通话让崔锡恩旁听,才让崔锡恩放弃了随同的想法,但是崔锡恩还是要求车太贤跟小凤联系约见面的时候她要旁听。
车太贤原本是准备把小凤约出来好好了解下情况,车太贤虽然被崔锡恩吃的死死的,但是那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当初的那份爱和现在的责任,他不会相信裴勇俊的一家之言,之前不想给承诺就是想了解清楚实情再做决定。
让车太贤意外的是他打电话明明是约小凤见面的,结果小凤问清了见面的原因后,当即就表示他现在非常的忙,这让车太贤的脸色有些难看,而坐在旁边旁听的崔锡恩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果然她一点都没冤枉罗凤恩,这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