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ucs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愛下-第三百二十章 沉冤得雪閲讀-06t5a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
而此刻,陆远几个人站在下面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上面的韩文。
不过看到韩文眼神当中透露出来的狡黠的神色,几个人都知道韩文绝对不是尿急这么简单,她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难道说韩文是想将上面的几个大兵给打倒,然后将众人给放走?
但是陆远想完后就觉的有些不可能,虽然韩文的身手还算是不错,但是上面的这些士兵们各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将他们所有人都给打趴下,更别提韩文一个人了。
只见韩文上去了之后并没有急着去上厕所,而是举着被绑好的双手撩了撩额前的秀发。
“都这么久了,你们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是不是他们遇上什么问题了?”
大兵们相视一眼,也是觉得有些好奇,但是他们现在的任务却是看守好他们自己的船,然后看守好陆远他们,其他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负责的了。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你不是要去……上厕所吗?赶紧去,别废话!”
韩文用眼神撩了几个大兵一眼,顿时几个人的脸都有些红了,这些大兵们各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接触过女人了,被韩文的这一眼撩的那是一个心潮彭拜,但是一想到这是犯纪律的事情,立刻正色道:“你……你别想耍花招啊!赶紧的!别让我们动手!”
韩文只能是叹息了一口气,跟着对方朝着舱外的厕所方向走去。
“对了,你们就不担心你们的人出什么问题吗?打个电话问问看吧!万一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你们几个可就是他们最后的援兵了!”
韩文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大兵,然后转身进了厕所。
幽冥鬼探 落語
门外的几个大兵们脸上都是稍有犹豫,终于有一个大兵轻声开口道:“是啊,这都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按理说应该是回来了!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回应,会不会……”
另外一个士兵赶紧的捂住了他的嘴:“别乱说话,杜队长他们的人那么强,怎么可能遇上危险呢!估计是审犯人呢!再等等!”
于是几个人的脸色有些变化,不再是之前一脸轻松的模样,显然是韩文的一番话打动了他们。
韩文从厕所回来再次被送到了关押点。
陆远几个人见到韩文下来,立刻问道:“韩姐,问到了什么吗?”
韩文摇摇头:“没有,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联系上面的人了!咱们再等等!”
于是,众人只好在下面继续等待。
而上面的几个大兵却是度日如年一样,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有人等不住了。
“不行,得跟杜队长联系一下,问问看是什么情况,这么一艘军舰咱们守着,万一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咱们也好立刻把军舰开走啊!”
众人纷纷点头,于是拿出了对讲机开始呼叫杜开文。
很快,杜开文那边便接通了。
“杜队长,现在是不是拿下咱们的阵地了?需不需要我们吧军舰开回去啊?”
“先别,再等等,遇上硬茬子了,这该死的家伙竟然用整个基地的人命做代价,正跟雷中校商讨呢!对了,刚刚我们派人过去去取快艇,人到了吗?”
“还没有呢!杜队长,什么人啊,这么凶?”
于是闲来无事的杜队长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几个人,并要求他们只要收到了自己的信息,就立刻开船回去。
“对了,陆远他们几个人怎么样了?”
“在下面关着呢,没有人逃跑!”
农门医香:皇叔请自重
“嗯,那就好,给我看好他们了!刚刚那些人可是点名要他们过去呢!”
“嗯?杜队长,那帮人要陆远他们也过去?”
“是啊,应该是发现了陆远他们几个人有秘密!”
这边的大兵沉默了一会,忽然有一个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杜队长,咱们是不是误会了陆远他们啊?”
“嗯?误会?怎么可能?你有什么根据陆远是被误会的?”
“额……你看,那帮人想让陆远他们过去,显然是想让陆远他们跟着他们一起死,如果陆远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他们根本就不会让陆远他们过去当人质的啊!”
杜开文沉默了,大兵说的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且他现在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陆远就是叛徒,这样一来就可能冤枉了陆远。
“这样吧,我去问问老郭,看看他是怎么看的!”
说完,杜开文挂断了通话,然后拿起对讲机将频道调整到了老郭那边的通讯频道。
“老郭,问你一件事情!”
……
而此刻,正在跟郑森讨价还价的雷中校感觉已经没有了什么话题再跟对方沟通了,郑森简直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他根本就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
“郑森,你的要求真的是太过分了!生意都是谈出来的,要不这样,我愿意成为你的祭品,其他的人你就全部放掉,军舰的事情这个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你们不就是缺吃少穿的嘛!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食物!”
“哼哼!老雷子,我已经说过了,就是这三个条件,现在给你的时间也不断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怎么办你自己做决定,我最后在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的时间一到,我就立马引爆!”
“你!”雷中校一时气急,刚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却看到郑森已经是从高处跳了下来。
思来想去,雷中校只能是悄悄的拿出了对讲机开始跟杜开文进行沟通。
“小杜,你派去的人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现什么?”
杜开文一脸焦急的说道:“雷中校,他们几个刚刚从军舰上把快艇开走,现在应该才到了乔壮那边,十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 啊!”
“该死!他就给了十分钟,必须得想办法吧时间拖延下去才行啊!”
想到这里,雷中校立刻做了一个决定:“算了,我去当人质,给你们争取一点时间!不过你们也要尽快啊!这郑森说一不二,如果真的有雷子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按下开关的!”
“不行啊!雷队,你不能去啊!这太危险了!”杜开文赶紧的喊道。
忽然,杜开文又再次想到了另外一个郑森提出来的要求。
“等一下,雷队,刚刚郑森不是说一共有三个要求吗,还有一个他不是打算让陆远几个人过去嘛,正好陆远几个人有嫌疑,我怀疑他就是跟郑森串通好的,所以现在我已经把他们给控制住了,倒不如直接把陆远几个人交给他们,看看能不能多争取点时间!”
“嗯?什么?陆远是内奸?谁告诉你的?”雷中校一脸惊讶的开口问道。
“你看啊,我们刚刚带着陆远去执行任务,这边郑森就带人来袭击咱们的营地,这件事情只有他们知道,不是他们是谁?他们一定是串通好了的,雷队,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将他们控制住了!”
“糊涂啊!赶紧的把陆远他们给放了!他们是无辜的,真正的内……真正把消息透露出去的另有其人!”
杜开文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雷队,你是说……另有其人?是谁啊?”
雷中校叹息了一声:“唉!回来再说吧!赶紧的放人!”
听到雷中校不打算说,杜开文知道这次是真的误会了陆远,于是赶紧的将频道调整到了军舰上。
神仙经纪人 最佳教练
……
陆远几个人一脸诧异的揉着被勒的发疼的手腕看着面前的几个大兵。
“什么?这郑森竟然拿这么多人的性命要挟?果然那里都是亡命徒啊!”
几个大兵们也是纷纷点头,脸上却是一脸无可奈何。
“是啊 ,这家伙真的该死,要是让我抓住了,非得扒了他的皮才行!可惜他手里拿着引爆器,根本就不怕,现在还有不到八分钟的时间了,咱们的人现在还没有回来,估计……”
说到这,几个人顿时耷拉下来脑袋,谁也没有好办法,这次郑森简直就是捏住了老兵他们的七寸,左右都得听从他们的。
而陆远则是皱了皱眉头,他对于郑森的做法也是深恶痛绝,如果没有他的话,估计船也早就回来了、
不过好在他们开的那艘游艇就是陆远他们订购的,现在竟然已经修好停在了港湾这里。
玲珑术士
陆远思家心切,打算出手帮助这帮大兵度过这次的危机。
“送我过去吧,我去会会这个该死的家伙!争取给咱们的人多争取点时间!”
听到陆远的话,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陆远,你疯了,那伙人是什么样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上一次咱们带走了他们的祭品,他们正恨之入骨呢,你要是去了,他们肯定会吃了你的!”
恨重逢:天賜孽緣 剪愛的夏洛蒂
“是啊,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去的,这郑森也绝对不会活的太久,我们一定能够想到办法对付他的!”
然而陆远却是焦急的说道:“现在还剩下不到五分钟了,还有什么办法?”
众人顿时哑然,是啊,现在已经是危在旦夕了,雷子的真假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回应,再这么等下去的话,万一真的有雷子,整个基地的平民将会死掉大半。
自己到时候想要走的话可能又要被耽搁下来。
“既然没有好想法,就让我去吧!能拖他一点时间就是一点时间!”
见到众人还是犹豫,陆远只能是跑到了船尾,将一艘快艇给放了下去。
拗不过陆远,韩文几个人也是跟着上了汽艇。
……
见到雷中校还是没有回应,郑森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
“老雷子,我的忍耐是有限的,现在还剩下最后的三十秒,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松手!”
“十!”
“九!”
雷中校此刻满脸是汗,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自己过去先拖一拖了!
“郑森,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嘛!我现在来了!”
忽然,在郑森的后面出现了一个男子,正是陆远来了。
郑森回头看了一眼陆远,顿时想起来那晚陆远拿着枪跟大龙对峙的场面。
“呵呵,小子,胆子挺肥啊,竟然还真的敢来?”
“那有什么不敢,有话好好说,先放下你手里的引爆器!”
郑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神色。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过来!让我看到你的手!”
陆远点点头,然后不顾身后人的阻拦一步步的朝着对方的方向走去。
郑森早就知道陆远不简单,在这种末世当中,所有人都吃不饱穿不暖的,但是陆远却是能够有穿着厚实的羽绒服,浑身上喜爱保养的极好,一看就知道是吃穿不愁的人,像陆远这种人,只要是成为了他手里的人质,郑森就有机会能够弄到更多的资源。
而陆远则是一直盯着对方手里的控制器,心中不断的试探着,但是自己的意念却始终无法控制他手里的探测器。
距离还是不够啊,还得再近一点!
陆远心中有些焦急,他现在已经距离对方还有不到十米远了,这么进的距离竟然还无法控制,要是再近一点的话,陆远一会逃跑的话可能就会有危险了。
于是陆远再次迈着步子朝前走,刚走了两步,郑森立刻喊道:“停,给我站在那里!”
陆远顿时心中凉了半截,对方这警惕心也有点太强了,这还有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让自己停下来,自己的意念还是没能够控制住对方。
只见郑森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陆远,看到陆远身上穿着的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指了指。
“又换新衣服了啊!脱下来,给我试试看!”
陆远当即心中暗自感慨了一番,已经是两件衣服了,对方怎么就这么喜欢自己的衣服呢?
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于是陆远赶忙的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拿在手上说道:“给你!”
然而郑森却是冷笑一下:“别想靠我太近,给我扔过来!”
“该死!”陆远心中暗骂一句。
羽绒服的质量很轻,陆远也并不打算直接扔给对方,手里轻轻一抛,忽然一股寒风吹过,羽绒服掉在了陆远五米远左右的地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