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ue8精华言情小說 踏星-第兩千四百六十八章 珠子-xmfzp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时间,缺的是时间,不过禅老的破祖给了陆隐争取时间的希望,四方天平不同意又如何,第五大陆轮不到他们做主。
无线蛊震动,陆隐接通,“道子,这里是第一院”。
陆隐道,“摘星楼被摧毁了?”。
“四方天平做的,摧毁摘星楼的星使当即自焚,毫无证据留下”。
游走与逃离
“无所谓,不用在意”,陆隐道。
他自然不是真的无所谓,但如今摘星楼被毁已成事实,他也改变不了,如今只能保住第十院的摘星楼了。
“摘星楼遗迹下出现了一颗珠子”。
陆隐疑惑,“珠子?什么珠子?”。
“就是一粒珠子,看起来很普通,跟常人所戴的珠子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它是摘星楼被摧毁唯一留存下来之物,我已经跟其它几个战院联系过了,都留下了一粒珠子”。
“等我”,陆隐跟疯院长打了声招呼,朝着其它战院而去。
他明白,摘星楼可以引动命运,看到岁月长河景象的原因找到了,都有一粒珠子,肯定与命运有关,可没听过命运有什么珠子?等等,陆隐瞳孔一缩,采星门门主–珠先生。
陆隐速度极快,很快来到了距离第十院最近的星空第二院,然而看到的是一片血海,猩红色如气浪蒸腾,四周围了一群面色煞白的学生还有导师。
陆隐破开虚空走出,“怎么回事?”。
他来过第二院,如今所站的位置应该是摘星楼方位,意料之中摘星楼被摧毁是没错,但也仅仅是摘星楼被毁,摘星导师身亡,但眼前竟然是如此血海,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意千重-國色芳華 意千重
看到陆隐出现,第二院一位导师走出,恭敬道,“道子,院长,院长死了,连带着刚刚来到这里救援的导师与学生都死了,其中就有韩家的韩冲”。
陆隐眼睛眯起,“怎么死的?”。
“不知道,这一片方圆所有人都死了,留下的只是血海,连尸体都没有”。
陆隐脸色一变,再次踏入虚空,朝着其它战院而去,第一院,第四院,第六院等等,除第十院,其余战院都一样,都会有一片方位成为死地,不一定是血海,也不一定是摘星楼的位置,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珠子所在的位置。
“院长拿着从摘星楼下得到的珠子离开了,我亲眼看到的,但,但”,第一院的导师悲痛,“等我回过身,院长已经粉身碎骨,连尸体都没有,我没看到是谁出手,没人,根本没人”。
陆隐面色阴沉,星空战院共有十座,其中第三院在第六大陆入侵时被摧毁,摘星楼流落于第六大陆,其余九院并未有太大损失,但就在刚刚,九院院长齐齐身陨,尽管没人看到,但现场留下的血海足以验证,不仅院长本人,凡是在院长周围的,或者说目光集中在院长身上的人,都没了。
本狐為妖
纵观九院,竟无一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谁出的手。
四方天平?不可能,他们的目的只是摧毁摘星楼,而不是引战,这种事性质太恶劣,一旦证实是四方天平出手,必然开战。
陆隐相信四方天平没那么蠢,而且他们已经摧毁摘星楼,没必要杀院长他们,毫无意义。
永恒族?有可能,但,陆隐一脚跨出,前往第十院,他现在就怕第十院出事,但也希望第十院遭遇未知的打击,来否定他刚刚想到的一个可怕猜测。
回到第十院,疯院长已经焕然一新,不再是那套邋遢的衣服,看起来面貌儒雅,神色红润,目光柔和,但在柔和之下却隐藏了雷霆万钧的凌厉杀意,“谁做的?”。
“您已经知道了?”。
“战院院长齐齐身陨,这件事怎么可能瞒得住,查出来是谁做的吗?”,观雨导师问道。
财老等人少有的肃穆。
陆隐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这里没事吧”。
“院长在能有什么事”,沙海导师道。
众人看着陆隐。
陆隐心直往下沉,难道真如猜测的那样?杀死战院院长等人的未必是人,也未必是永恒族,而是–命运。
他们的死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碰到了那颗留在摘星楼下的珠子。
珠子,珠先生,采星门,命运,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陆隐来到摘星楼前,联系命女,也联系了补天,让他们来。
“珠子?”命女惊呼,充满了诧异。
陆隐盯着她,“你知道?”。
命女道,“师父确实有一串珠子,但那只是装饰品,连异宝都算不上,什么样的珠子?”。
“一粒一粒的珠子”,陆隐道。
命女差点说一句废话,她忍住了,“我的意思是什么样子”。
陆隐皱眉,他也不知道什么样子,刚接到第一院院长联系就出发了,事情就发生在一瞬间,连他的速度都赶不及,“你把对于珠子的认知告诉我”。
命女回忆道,“师父手腕上戴着一串珠子,好多年了,我跟随师父的时候就看到过,从我跟随师父到被冰封,那串珠子从十三颗到十一颗,师父将其中两颗送人”。
“一颗送给了一个孩子,一颗,送给了陆家,作为陆天一成为道子的贺礼”。
陆隐挑眉,“送给了我陆家?给谁?天一老祖?”。
命女摇头,“给谁我就不知道了,师父只是说送给陆家,而且是我亲手送去的,送到了陆家嫡系手中,要么到了陆家老祖手里,要么就到了陆天一手里,这就是我对那串珠子所有的认知,其实那串珠子没什么特别”。
“另一个孩子呢?”,补天忽然问道。
命女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孩子为什么能得到师父青睐,问过,但师父没说”。
“什么样的孩子?”,补天好奇。
絕色校花愛上我
命女瞥了他一眼,周身白云特意挡住了他的视线,让补天一阵膈应,“没见过,师父也没说,只说是个孩子”。
陆隐头疼,他不怕四方天平来硬的或者耍手段,就怕跟命运牵扯,命运太诡异了,尤其之前才看到未来的一幕,那一幕对他造成了太大的震撼,而今,因为命运之物出现了血案,这场血案相当严重,必须查清。
一旦追查肯定要与命运牵扯。
更烦心的是命运将珠子送给陆家,不知道当时的陆家怎么看待命运,如果是他,绝对把那颗珠子扔的远远的。
事关命运,他连小史那里都不能寻求帮助,唯恐命运把小史牵扯了出来。
“补天,查珠子”,陆隐随手将命运之书扔给补天道。
补天接过,开始翻。
命女盯着看,她很难看到什么,唯有以玄天鉴蕴养很久才能看出文字。
树之星空,疯院长突破的消息已经传回,同时传回的还有陆隐的出现以及战院院长齐齐身陨一事。
NBA之后卫无敌
四方天平对摘星楼出手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们布置了后手,防止一击不中,以后想要再摧毁就难了。
最终结果说顺利也顺利,摘星楼几乎全被毁了,说不顺利也不顺利,第十院的毁不掉,哪怕隐藏起来的后手也不可能越过疯院长毁掉摘星楼,半祖老妪都没有办法,四方天平也不可能有能力安排两位半祖出手。
事实上对各院摘星楼出手的仅仅是星使,唯有第十院特殊,皆因为第十院打退过夏梦,此事早已被四方天平调查过,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才派出半祖,谁曾想半祖都没用。
而现在白望远等人在意的已经不仅仅是摘星楼,更有疯院长。
“真假的?不会看错吧,星源宇宙出事还能连破两道源劫?根本不可能”,龙祖震撼。
王凡也道,“不错,八次源劫到半祖源劫要经历漫长的岁月,此人连八次源劫星源都未吸收,凭什么直接渡半祖源劫,还成功了?”。
白望远目光闪烁,“天降异象,本就非寻常之事,试问在我们那个年代,谁可以引得天降异象?”。
“夏殇和枯竭”,雾祖声音传来。
三人看去,雾祖降落,“就知道你们三个聚一起没好事”。
“你也知道了?”,王凡诧异。
法师传奇ii 麻烦
执掌娱乐圈
雾祖冷笑,“就你们有本事探听第五大陆的消息?”。
“那个疯子破半祖你也清楚了吧”,白望远道。
雾祖神色肃穆,“跨有境为无境,以无境破有境,这是个大彻大悟之人,第五大陆有此人,大幸”。
“当初我见过天降异象的只有夏殇跟枯竭,陆小玄那家伙应该也经历过天降异象,此人相当不一般”。
王凡道,“可惜此人并非破三关者,终生无望祖境”。
雾祖翻白眼,“谁说的,给他劫晶柱未必不能成,你们三个贡献点出来,多一个祖境对我们也有好处,夏神机那个蠢货被甩了,你们阴死了刘岳,人手根本不够”。
“陆小玄还逼走了陆疯子你怎么不说”。
“陆疯子很有可能是红背,即便不是,以他那个性子谁知道会不会对自己人出手?他可是敢牵引源劫的人,当时一旦成功,就能拉着顶上界一起完,这样的人你们放心?”。
“那也不是陆小玄逼走他的理由”。
“废话,不管你们了,我去看看这个奇人”,雾祖朝着第五大陆而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