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98r精品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41 得失閲讀-wnwm2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王仲楠的心理素质相当强,在最初的失态之后,他还能用尚且算得上是冷静的言辞和燕子丹说话。
他也是早就察觉接龙里的一些事情,包括APP里描述的一些鬼怪在现实中存在了。在这之前,他就试着提醒过颜梦和孙胜昔两个同学,只可惜两个人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完全不信。所以之后颜梦求助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就过来了——也上当了。
“颜梦家和你家离得很近?”
“是的,我们都在铜方镇,打车十分钟就能到颜梦家。”
“铜方镇……社长之前就去了那里。”燕子丹说道,“你们那个镇子上是不是有一家八里工笑容旅行?”
“有是有,不过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的,而且八里工原来是这里仓库的名字,好像是有点起名的渊源,我那时候还小,忘了。”王仲楠无所谓地说,“所以社长跑我们这里来了?最后还出事了?换成现在群里这个鬼社长?”
“你不怕吗?”陆凝用稍微大的声音问道。
王仲楠听见了她的问话,冷笑了一声。
“没触犯这里的禁忌就还没事……这个禁忌是随时可能更新的,颜梦纯属自己不仔细。”
“禁忌?”燕子丹皱了皱眉。
“你们没看那个故事?不准在晚上某个时间段离开自己的房间,不准大声喧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随机的新禁忌以各种方式出现在周围的文字载体上,照着那个行动的话就没事,而发现自己处于触犯禁忌的状况下要在五分钟内解除。颜梦没注意到她粉底液的说明书上已经改出了一行【禁止在晚间沐浴】的禁忌,所以才死在浴缸里的。”
最强教师
“这……这谁能注意?”滕璇嘴角抽了抽,说明书这东西平时谁看啊?
“生死关头马虎大意还能怪谁?禁忌一定会出现在及时的位置提醒你,自己忽略了……哼!”王仲楠冷哼了一声,“但是接龙还能继续进行,我也不知道不写接龙会不会出事,干脆就把里面的凶手设定了出来。”
“张欣晴吗?你这个灵魂之翼又是什么设置?”陆凝问。
“她早就是一只鬼了,不过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以人类姿态行走在这个世界上,依靠自己的一对灵魂之翼维持着自己的存在。红翼代表着强烈的生的渴望,灰翼正好相反。任何和她有关的人或鬼的消亡都会成为翼的养料。而她本人的设定是并不会被任何道术窥探出鬼的本质,可以说就是一个人;她会无意识地向自己喜欢的翼种下种子,等候其发芽。她主动影响的就是社团里除了她以外的二十四个人。她对于谋害这种事很清楚其中的罪孽,但是鬼魂的特性让她没有任何负罪感可言。另外,具体实力我只是稍微想了一下,毕竟我写的部分不涉及,不过似乎要通过审核就必须是相当强大的力量,面对一群道士围攻也丝毫不输的那种。”
“你说什么?”陆凝忽然提高了一些声音,“面对一群道士也不输?”
“无论我怎么压,都不可能让她被两三个道士就能轻易解决。毕竟凶手这个角色是我们接龙故事里的反派主角。我给自己造不了多大的优势出来。”
“你现在能保证自己安全吗?我们解决了这里的事之后可能就会前往铜方镇!你还能坚持多久?”陆凝语气有些急。
“我不知道……精神快支撑不住的时候,颜梦就是我的前车之鉴了。总会有忽略掉重要的禁忌提示的那天,你们最好别来,铜方镇这里太不正常了……”
“先别管那些,告诉我你们现在的地址。”燕子丹打断了他有些哀叹的话,“如果我们能搞清楚这些,就过去救你!我们掌握了一些力量,还认得一些道长,一定能救你的!之前我就是被他们救了!”
“呵呵……好吧,铜方镇的七星大楼,我在四号楼里,颜梦家。门牌号1003,如果你们有那个本事的话……我也想获救啊……”
最后一句话,明显带有了一些哭腔,显然他的冷静也是强自按捺下来的。
=
车回到下河稍,停在了钱家门口。
和王仲楠通话之后,陆凝一直在思索。现在众人下车,后面车上陈航、周诗兰和钱义朋也下来了,陆凝先把几个人都叫了过来。
“什么事啊?”周诗兰看众人神色不对,也有点怕。
“陈航、周诗兰、钱义朋……我们之前和王仲楠通了电话,本来想询问接龙的部分……”陆凝将对话的东西简单地向三人讲了一下,三个人的神色越发凝重。
“那我们得想办法救人啊,丹丹妹妹都救回来了,没道理这次不去。”陈航皱着眉,“颜梦已经死了?这……这些鬼已经开始肆无忌惮了?”
“铜方镇离这里可比庚午市远,而且我们现在要面对的问题不光是这个。”陆凝看了齐眉一眼。
“我?”齐眉睁大了眼睛。
“刚刚向王仲楠确认过,故事里‘凶手’的实力可以直面数名道士的围攻,实力没有被确切设定出来。”
“你……认为我们找的各位道长对付不了那个凶手?”周诗兰反应很快。
“如果情况更糟一点,如果我们之前一直处心积虑要引出来的那个隐藏人物就是现实中的凶手……”
众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齐眉:“你说我师兄他们可能对付一个故事里对付不了的角色?”
“在一个有着明显主角的故事里,侦探和凶手实际上是唯一一对旗鼓相当的对手,其余的人都是配角,而配角是不可能在主角出场之前把反派干掉的。”
特种兵之利刃
“可是现实又不是故事!”齐眉说道,“故事里说得再厉害,那也是没遇到,命运也好巧合也罢,就是没遇到厉害的道士而已。你要说我,我不行,可是师兄他们那么多人呢!还有金老他们,这可不是区区几个道士围攻的程度!”
史上第一私服
“如果那人不是我们之中的‘凶手’,而是枣园庄这里某个隐藏的强大人物,可能会按照你说的发展。可如果他真的是‘凶手’,那就不简单了。”陆凝取出手机,“我要和吕屏道长先通个电话。”
“你不一定打得通。”齐眉摇摇头,“我见识过他们和鬼作战的场面,和之前对付九面婴的时候可不一样。阴阳二气混杂,电磁通讯基本全部失灵,直到打完才能接通。”
陆凝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点了点头。
“总之,情况变化,我们还得再讨论。陈航说的也没错,我们不能放着王仲楠不管,尤其是他在故事里属于很重要的角色。”
众人点点头,推开了钱家院子的大门。
“咦?”钱义朋先是惊讶地看了看主屋,这几天回来的时候,钱父和几个叔叔一般都在打牌,主屋里也灯火通明的,可是今天回来推门却黑灯瞎火。
“串门去了?”钱义朋皱着眉推开了主屋的门,紧跟着脸色一变,冲进了屋子里面。后面跟着进来的陆凝打开了点灯,每个人都闻到了屋子里传出来的血腥气。随即,钱义朋带着愤怒和悲痛的吼声就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疯狂的硬盘
陆凝撩起帘子,看到炕席上,钱父钱母被人用麻绳捆在了一起,心口被利刃刺入,血液都已经流到了地上,呈凝固状,显然死去已久。这估计就在众人离去不久之后便发生了。钱义朋抱着自己父母的尸体放声大哭,而这样的惨剧众人也都不知道如何安慰。
陆凝转身去查看了另外几个屋子,没有发现那两个叔叔和那个表弟的踪迹,是被绑走了还是他们行凶都不清楚。
她也曾考虑过如果自己是白礼的举行者如何安排白礼比较安全,最后的结论是白礼之前便将十个人从外地绑过来,每天杀一个,根本不会在当地造成什么影响,但这个想法显然没被某些人采纳。而这三人的失踪是否又与之相关?
返回主屋之后,钱义朋还在痛苦。骤然失去双亲的痛苦确实非同寻常,众人只能在旁边默默看着。陆凝同情他,却也不会什么事都不做,稍微凑近了一些观看了下钱父钱母的死状。
二人衣着和手上看不出反抗痕迹,头颈等地没有外伤,从外表看只有心脏位置的致命一刀。
两个人被什么人弄晕之后绑在一起,然后杀死——这是符合当下现场的推测。
陆凝悄悄拉了滕璇一把,和她一起到别的屋子里翻了翻,各个抽屉、箱子、柜子都打开找过,并没有找到任何能够使人昏迷的药,甚至连安眠药都没看到,很显然下手的人还是打扫得挺干净的。很快,两人便来到了钱义容——钱义朋三叔收养的这个孩子的屋子这里。
门没有锁,陆凝轻轻推开,里面也没有任何特别的状况发生。灯亮之后,可以看到这个房间内有很多画板和画。桌上的电脑旁也放着数位板之类的东西,显然这位钱义容很喜欢绘画。不过所有的东西也都收拾得很整齐,对于一个自己拥有一个房间的男生来说足够干净了。
陆凝将角落里画好的几幅画都拿了出来,这些画的水平她也不好品鉴,但作为一个不懂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作品了。画都是风景画,很少有人物,画作的内容也都是枣园庄周围的景观。下河稍的鱼塘和芦苇荡、大东路的繁华十字路口、旧园静谧的小山居、草洼子里成群的飞鸟。哪怕这些画没有到照片那么精细的程度,可在陆凝看来这功底已经是可以展出的程度了。
“电脑有密码。”滕璇还是很直来直去地直接试着开电脑,当然失败了。陆凝翻了一下,找出了钱义容放在抽屉里的一个中学的学生证,输入生日——当然密码错误。
“电脑密码果然都不会这么简单。”陆凝在电脑前坐下来,她注意到开机之后的图片也是枣园庄的照片,应该是在下河稍,左侧的水域和右侧的大院非常均匀地分占两边,上方晴朗的天空中一丝云也没有,是一张看上去就让人感到很舒服的照片。
时至如今,一些基本的黑客技巧陆凝也学到了一些,如果这台电脑没有用太复杂的方式加密的话,她还是能破解的。接上自己的手机之后,陆凝便开始尝试,所幸涉及科技类场景的电子技术是几乎一致的,大概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陆凝成功进入了电脑桌面。
桌面很干净,只有两列图标,第一列是电脑本身有的那些,第二列就是各种绘图相关的工具。不过存储的东西还是挺多的,除了系统盘以外的地方都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存储空间被使用了。陆凝依次查看过去——都是绘画的相关。
学习绘画的视频、绘画工具的使用、绘画技巧、还有钱义容自己绘制的画作。从他保存的一些图片还可以看出来他参加了网上的一些绘画类比赛,还获得了奖金,实力很不错。
在一个“心得”文件夹里,有钱义容类似日记一样对自己很多次绘画结果的总结。从文字中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的画技很有自信,同时也带着很多批判的眼光,和之前表现出来的腼腆不同,在画画方面钱义容甚至有时候言辞比较刻薄。例如某次参赛之后的心得中他就写了很多选手的实力过于差劲,以至于让人怀疑这个比赛的水平是不是越来越低了……云云。
语言恋
腹黑总裁的契约恋人 lavender雅
在最近部分的心得中,钱义容则提到了自己未来的问题。
他显然很喜欢枣园庄这个地方,这里的山水景致给他的画作提供了很多素材,只是光是这样闭门造车是不行的。他已经考取了一所美术学院,半年之后就会去那里学习,继续提升自己的绘画技巧。但是这也是钱义容第一次离开枣园庄这个地方,自从钱三叔把年幼的他领回来之后,他就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人和事都有着回忆在里面。如果枣园庄本地会有美术学院的话,钱义容肯定会直接留在这里。
最后他表示,为了留念,他打算在自己离开之前,画一张将整个枣园庄都囊括在内的巨大风景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