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iyp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笔趣-第167章 覈對線索讀書-uddvr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骆森择拿出了一袋小饼干,笑道:“我最近没事干的时候,就自己学习烘焙,做了点小饼干,希望你喜欢。”
“谢谢小骆。”蓝阳阳愉快的收下了。
以前总是她照顾骆森择,把他当儿子一样,如今他恢复正常,她还有点不习惯。
打开袋子,饼干是动物形状的,而且每一个都不一样,可见是用了心的,蓝阳阳咬了一个,顿时被惊艳到了。
“好酥,奶香味好足,太好吃了,小骆你是第一次做吗?太有天赋了吧!”
异乱尘世
“你喜欢就好。”骆森择注视着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六婶嘀咕了一句,“做的饼干能有买的好吃?我才不信。”
余生所念
蓝阳阳不搭理她,拿了几个给小萍,“挺好吃的,尝尝。”
雪之华有些事情已经注定 逸丝特
小萍吃了一个,顿时露出了笑意,并看向了骆森择。
“这位是?”
“这是小萍,这是我六婶。”蓝阳阳介绍说,“进去坐吧。”
徐助理已经打开了大门,但骆森择婉拒了,“不了阳阳,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哦,那你路上小心。”蓝阳阳看着他,还是有些担心,“天黑了之后,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吗?会不会害怕?”
“会有一点吧,但是我努力告诉自己,不能害怕。要真是怕的慌,还是会给你打电话的。”
蓝阳阳轻轻点头,“那拜拜。”
她挥了挥手,过了一会才进了别墅内。
六婶倚着门框,又嗑起了瓜子,“阳阳,这小伙子谁啊?我看模样长得真不错,白白净净的,个子又大,而且看起来挺有钱的,要不介绍给我家小萍吧?”
蓝阳阳实在无法忍受了,怒道:“六婶,你是来看病的,还是来相亲的?你要真是为了小萍好,今天就应该听我一句劝,带她去看心理医生。连我都看的出来,小萍这孩子特别怕你,平日里你总对她大呼小叫的,动不动就是辱骂,要换了是我,我也不想开口跟你说话!”
六婶听完,气得把手中瓜子往蓝阳阳脸上扔,扯着嗓子怒骂:“小贱人,我女儿的事情,用得着你在这指手画脚吗?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顾美智教出了个什么玩意,小萍,我们走!”
黑萌吃貨
她抓着小萍的手腕,强行把她拉走。
小萍缩着脖子,回头看了一眼蓝阳阳,目光中有着歉意。
蓝阳阳叹气,让保姆把门口打扫干净。
創世劍帝 瘋血小安
上了楼,她把骆森择的小饼干跟支临冥一起分享,“这饼干真好吃,尝尝。”
“傻子给你的?”支临冥沉声问,方才他在楼上,看到了一切。
“对啊,他第一次做,就做的这么好,我觉得他挺有天赋的,以后可以做个烘焙师。”
蓝阳阳情不自禁的夸了几句,又吃了几个饼干。
“嗯?”支临冥挑眉,逐渐逼近她。
與篤 南風不慕
极道超能王 笨老哥
蓝阳阳这才后知后觉,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把一个男人送的饼干拿出来,跟男朋友分享,还在男朋友面前,把那个男人猛夸了一通,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只是,为时已晚。
蓝阳阳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才安抚好这头爱吃醋的狼。

快乐撸狗咖啡店分店,已经装修完成。
蓝阳阳把骆森择和双胞胎姐妹花,调到了新店来,因为他们有了工作经验,也熟悉店里的经营模式,另外又招了四个新员工,由他们来培训。
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分店正式营业。
贴在店里的寻人启事十分显眼,并且写了有五十万元的悬赏,下边便是一个联系邮箱,线索可以发到邮箱里。
因为悬赏的奖金不少,但凡看到这个寻人启事的,都会问一嘴。得知是蓝阳阳帮男朋友寻找外婆之后,许多人都被感动到了,还拍了视频发到网上,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也因此,邮箱爆满,有将近一千条线索。
深夜,蓝阳阳不停地打着哈欠,她已经困得不行了,但还是强撑着,抱着平板核对线索。
这一千多条,她知道大多数都是没用的,但不想有错漏,万一有一条有用呢,所以每一条都亲自看,看的眼睛都肿了。
看了一大半之后,发现有些网友也挺无聊的,隔壁小区有只猫名叫“沫琦”,跟外婆的姓氏万俟同音,竟然也当做线索发过来,她看到的时候是又好笑又好气。
看着看着,夜深了,时针指向了1,蓝阳阳有那么一秒钟没撑住,闭上眼睛睡着了。
支临冥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她靠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手里还抱着平板。
他无奈的很,只得把她抱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
蓝阳阳睡得熟,脸蛋红通通的,像个诱人的苹果,支临冥轻轻啄了一口,才抱着她缓缓入睡。
睡醒的时候,邮箱里又有了将近一千条线索。
网友是真的热情,但凡有一丁点儿苗头,都要当做线索发过来。
蓝阳阳也没办法,只好接着核对。
临近中午,她接到了应殊然的电话。
英雄无敌之小领主崛起 风旭
“姐,你忙吗?”
“挺忙的,怎么了?”
“我在网上看到了你店里的寻人启事,姐,其实你这么做,就等于是小朋友的小打小闹,对姐夫来说,真的没什么用的。”
最强无敌店主
应殊然只是随口一说,蓝阳阳听在心里却有些不高兴了。
“你就是想说我没用呗?我知道,他是兰项集团的CEO,是商业天才,坐拥几千亿的资产,可是,我就是想替他做点什么,我乐意,用得着你在这废话吗?”蓝阳阳说着,突然就有点想哭。
以前她以为支临冥是小白脸,知道自己是他生活的全部,所以从不会有担心。可现在不一样了,他高高在上,自己也不再是他生活的全部。
蓝阳阳经常会想,自己只是他生活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吧,毕竟他那么那么喜欢工作,也把工作看的很重要。就算没有了她,对他来说也是无关痛痒吧。
应殊然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好,只连忙道歉,“我说着玩的,对不起,我嘴贱了,别生气,我给你点个外卖,消消气。”
“这还差不多,以后不许再说这些惹我生气。”
挂了电话之后,应殊然在美团上下单了一束向日葵,同时也联系了支临冥,把蓝阳阳的顾虑告诉他。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