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hym精彩都市小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愛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換宿舍風波展示-9sm4a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午休只有短暂的时间后,许多多等人又来到校场,肉眼可见的好像比早上已经少了几个人,但是无人问询更无人担心,那几个人去了哪儿,又是否还会回来。
只看着上面教官开始讲话,这次讲话的还是许多多的老熟人了,孟远其人,说话可就比上午的蒋正更有其威慑力了。他并不似蒋正一般会依靠自己的身板和声音大而威吓,只是平和的嗓音,但是眼神不带一点温度道,“下午大家主要是整理内务和领取这几天的用品,各人过来携带的行李中不该有的东西趁早就自己处理掉,不然到时候等我们搜出来,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看似温润的面色,底下一部分人闻言只觉得这位教官脾气还算不错,然后瞬间在一声解散之下快速奔向其中分配好给自己的宿舍了。
这里没有专门的女兵宿舍,但是考虑到男女有别,于是许多多等为数不多的十几个女生被单独分配了一栋楼。和谭鹏鹏、金焕约好下午六点一起吃饭的时候商量明天关于如何通过考核的事情,许多多后一步的走入了宿舍内。
外面看着楼已经很老,但是还算整洁,然而走到内部,随处角落可见的蛛网和灰尘,看的许多多心中都不免有些嫌恶。她虽然自认为不算特别娇气,但是也受不了有这种可能虫子到处飞爬的痕迹啊!
从小到大从未怕过什么的许多多,第一次看这眼前的环境,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然后她就听到几个女声惊恐的喊声
“妈妈呀!蟑螂”
“啊!好脏啊!”
諸天無限基地
“我要找教官换宿舍”
几个女生直接从不远的地方直接冲了出来,甚至有几个还跌跌撞撞不小心蹭到一些灰尘,又是嗷嗷乱叫。只有走在最后的短发女孩最为淡然,一身素色衣衫,行走步履缓慢优雅,只是即使表面再淡然,还是不免被许多多看出她严重看向周围的同样嫌弃眼神,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脏了她的眼睛似得,只高高抬起下巴,看也不看周围的乱象一眼。
菊花落地尽沧桑 十六青泱
赫然便是之前许多多发现的那两位同样练气的其中之一,那位女武者。
几个人从许多多面前鱼贯夺门而出,似是去找教官,许多多摇摇头没有阻止,只是看着停留在自己面前的短发女孩,好奇她刚刚不是和之前那几个人一起出来的吗?怎么不走了。
然后就听到女孩开口清脆软甜的声音,“我是谭琳殷,请问阁下大名”,黑发黑眸,大大的眼神黑漆漆闪着自信的光芒,看着许多多的眼神似是看着认识很久的老友般说话自然。
只是这语气,分明好像是知道了什么,问话也很奇怪,许多多心中惊异,但是面上却一点也未表现出来。脸色露出一个自认为礼貌的笑,“你好!我叫许多多,请多多赐教”,说着还伸出左手以拳右手以掌合在一起,冲着对方一个拱手,以示自己的敬重和重视。
反正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她也没有打算掩藏自己的实力,虽不知道自己何时泄露了自己,但对方依然表现的如此明显,人都到了自己跟前,她也不会否认。
果然,谭琳殷闻言倏尔一笑,看着许多多的眼神更加好奇和多了一种对于对手的尊敬,“其实我知道你,全球武道大会的第一名。虽然我没有参赛,但是还是挺想试试和你比一场的”,眼神中的跃跃欲试之下,再也看不出之前的风姿淡然。
谭琳殷此时浑身上下都似变了一中气势,慢慢的都是肃杀的战意。果然能走到这一步的武者,此人也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可爱无害。
然而此时谭琳殷浑身上下的气势也只坚持了一瞬,又有几个女生进来时,她便又恢复了之前的淡然模样。如之前看到的齐肩短发,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粉嫩的嘴巴看着许多多一张一合,“有机会可一定要赏脸喲!”,这是直接跟许多多约战了。
雄霸蠻荒
外人看起来的可爱淡然长相,吐字出来却是一点也不让人轻松。还好对面的许多多本就是个好战分子,更是欢喜接受挑战之人,遂直接应下,“好啊!不过得等考核结束,随时奉陪”。
随即两人默契的一对视,似是约定了什么,这时那几个女孩也走到了许多多和谭琳殷两人的近处。一个长发的清秀女孩看着二人问,“你们刚刚看到宿舍里面的样子了吗?听说里面很脏,还有虫子哎!刚才我看到那几个女孩找教官换宿舍,然后教官好像不同意,说本来留给我们时间就是让我们整理打扫的”。
说着后面的强壮女孩跟着道,“我跟我哥一起来的,我哥刚说他们男生宿舍还好,就落了灰尘需要打扫一下。所以我把他们不用的拖把笤帚都借来了,我们还是一起快点打扫吧!”,看起来这个女生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一点也不像其他几个女生此时看着宿舍的满眼嫌弃,而是快速的去想解决的办法,并且适应眼前的局面。
这倒是让许多多非常欣赏,于是她第一个响应女孩,“是啊!军营是什么地方,服从命令是第一,在这儿教官可不会像家长或者老师一样讲情面或者理由。我还是快点打扫好吧!不然晚上都没法休息了”,而对于常年高强度锻炼的许多多来说,高质量的舒适睡眠是必须的,在睡眠中通常会让她过于劳累的机体得到一种修复。
加上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师兄也学了一些炼体的关系,许多多现在非常享受这种将自己的体能虐到极限,然后通过睡眠来修复机体的感觉,就好像是身体的修复能力和各种免疫能力每天都会随着她这样而一天天逐渐也在增强。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许多多也从未跟别人说过,但是她自己曾暗暗欣喜过无数次这自己意外的收获,所以她一点都不想勉强自己的居住情况,从而影响到她的睡眠情况。
索性许多多带来的东西本就不多,她在自己带来的小包行李中找到了一件白衬衣,将其绑在脸上,蒙住自己的口鼻和头发,穿的是长袖的原因,只吧长袖拉到手腕最后一处。不然难以想象,边打扫的时候,到时候什么死虫子掉到口鼻或者头发中,那她可真的就要哭了。
做完一切的准备,许多多就开始跟着壮实女孩身后快速的行动起来了,即使这些事情她其实也并没有干过,她唯一做过的打扫的事情,大概也就是上学时的轮流打扫卫生了吧!只是学校本就是每天打扫,根本不会这么脏,所以如此场面还真是第一次。
男作女
只露出一双莹莹杏眼,许多多快速的挥动手中的扫把,有样学样的开始扫墙壁上的蛛网和灰尘,动作简单易操作,学起来一点也不难,不一会儿她就掌握了技巧,动作越发快了。
其他人看着许多多和壮实女孩都开始这样打扫了,自然不能选择只是干看着,等待享受成果。于是几个人一商量也跟着有样学样的跟着许多多一样拿起干净的内衫或者毛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然后或快或慢的参与进来,很快就清理了一大片地方出来,众人眼中似乎也少了之前对于环境的嫌弃,毕竟能来选择这样的队伍当兵,其意志力肯定都是非常不错的,也都是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此时放下对于环境的芥蒂,再想到这是自己要居住一段时间的地方,打扫就更加用心起来。
直到三个女孩哭哭啼啼进来,许多多注意到正是之前说出去要找教官换宿舍的几个人,果然其中一人就开口了,原来正如清秀女孩和强壮女孩遇到时那样,她们一找到教官说明情况,立刻就被拒绝了,然后还被留下狠狠地批评了一番。其中一个教官更是直接说,如果现在都觉得受不了的话,那她们可以选择趁早离开为上,不然后面只会更残酷,更加让她们难以接受,挑战也会更加艰难。
快穿炮灰女配逆袭 纤小喵
三人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女孩,从小也算是被家里惯养长大,虽然比之同龄人坚毅强大,但是直接被教官如此说她们,自然心里承受能力就有些难以接受了。只是她们也是知道这次机会有多艰难才到了她们身上,却也不会真的就因为这些事情就直接选择离开,最终只是忍下不甘和不开心离开了。
鳳霸天下:逆天冷妃
只是远离了教官他们之后,回来路上,三个人就抱怨起来,越抱怨越觉得自己可怜伤心,到了临时安排她们的女兵宿舍还是有些哭哭啼啼,眼泪珠子挂在眼睫上要落不落,“这样的地方,我们怎么住啊!”,觉得自己倍加委屈。
许多多注意看了几个人的面容,果真都还长相不错,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的。估计也是在外面用惯了这一招,不管是对朋友、父母、老师这样哭一哭,总能达到各种要求。但是奈何到了军营,没想到这些当兵的都根本不吃这一套吧!
这次来的这些教官,许多多虽然不全部了解,但是简简单单光从蒋正和孟远就可以知道,每一个几乎都是真正见过血的真男儿。对于这种经历过太多的生死与苦难的人,他们自然更不会将一些小女儿家的哭哭啼啼放在眼里。
许多多对此是深有感受,其实她们家也不是就表面那么和谐的,她的两个舅舅虽然都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却有一个偏房的姑姑,生了一个娇娇怯怯的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要说这位姑姑那也是从小在阮老太太,也就是许多多的外婆身边长大。她有一对不靠谱的父母,从小她的父母就因为忙于自己的亲生儿子和自己的生意,把这个不甚待见的女儿就送到了阮家陪伴阮情长大。
阮老太太本身就喜欢女孩,再看着这个女孩儿却是是可怜,所以不免也多了几分心疼,就当成自己女儿一样,让这个姑姑和她的妈妈阮情一起长大。
但是许多多却知道,其实妈妈是不喜欢这个姑姑的,而且她曾经不小心看到这个姑姑看她爸爸许嘉的眼神,分明是带着些什么。连带着许多多其实对于这个姑姑也是有些不欢喜的,每次看到这个姑姑一副撒娇卖好在外婆身边将外婆哄得那么开心,然而她那么温柔善良,单纯又美好的妈妈却只能在眼中露出一丝羡慕,她就更不待见这个人了。
只是那时许多多并未细想什么,直到这位姑姑靠着外婆的介绍安排,她嫁给了C市一位家世地位也是相当不错的青年才俊后。没两年这位姑姑剩下一个比她小了三岁的女儿,然后许多多觉得她终于理解了妈妈之前的感受。
那个所谓的表妹,和她是完全不同的性子,从小许多多就是打打闹闹,却唯独不喜欢哭。而那个小姑娘确实柔柔弱弱,仿佛大声一点都会吓到她,只要她哭了,所有人就会围着她转。
可能大家都是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孩子,许多多想。
所以好几次,明明她并没有做什么,那个小姑娘莫名其妙哭了,所有人就会围过去,然后猜测是不是她做了什么。而许多多分明看到了小女孩转身时冲她得意的眼神,看吧!你的外婆,你的舅舅,你的表哥们,喜欢的都是我。
许多多知道她没有证据,也证明不了什么,所以在那之后,她就很少去外婆家了。尽管她还是每年不管大小节日,或者她每一次得奖庆祝,都能收到来自外婆、舅舅们、表哥们的珍贵礼物,但是那时候小小的她还是不免有些难以理解这些人的。
也许从小在许家受惯了独一份的宠爱,她便不屑于这种被别人偶尔分出来的好了。即使她明白这些人也是疼爱她的,眼神不好相信了坏人,也是受了蒙骗。但是她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去像以前一样真心的接受和回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