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7uw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赤龍石悟法閲讀-qcitz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唰!”
上线,人物就出现在云师姐的龙域大厅之中,上午就是在这里下的线,结果抬眼就看到一旁的壁炉旁,银龙女王希尔维亚正在用长剑烧烤一只已经烤到金黄脆嫩的鸟类,看起来不像是鸭子,也不像是鸡,翅膀很长,胸脯子肌肉极多,应该是一种能飞上高空的鸟类,香气扑鼻。
就在希尔维亚一旁,云师姐、兰澈慵懒的躺在椅子里,手里捧着一杯红色葡萄酒,目光中带着少许的希冀,似乎都在等待美食的出炉。
“咳咳……”
我一屁股坐在师姐一旁,道:“见者有份啊!”
“……”
兰澈翻了个大白眼。
云师姐则噗嗤一笑:“一会分你一条腿,这可是兰澈在山野之间射杀的一头飞雁,灵气之盛旺,恐怕再过几年就快要成为精魅了,可惜,虽然飞到了五千米高空之外,却依旧没有逃过兰澈的这致命一箭。”
我微微一怔:“兰澈的箭……能射上五千米高空?”
“很难吗?”兰澈瞥了我一眼。
我搓着手,哈哈一笑:“难得啊,兰澈的箭法如此超神,什么时候有空去我那不成器的流火军团担任箭术教官吗?指点一下那群蠢货,省得他们一箭射上百米高空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首先,他们得跨入永生境才行。”兰澈一副不太想搭理我的样子,接着说道:“再说了,流火军团已经被不少人誉为人族最具战斗力的甲等兵团了,可不是北凉侯你口中所说的不成器呢。”
我有些无语:“小丫头,真是油盐不进。”
腹黑中校請離婚
“你说谁!”兰澈挥舞拳头就要干架。
我立刻摆开阵仗:“来啊,都是永生境,谁怕谁啊,师姐,我一会把兰澈的屁股打肿了你可别怪我出手狠辣啊!”
云师姐不禁莞尔:“好了别闹了,兰澈。”
“在呢,云月大人。”
“师弟说得倒也没错,你身为龙域的统帅之一,箭术超凡,确实有必要去一下人族的军队,哪怕是露一手,稍微指点一下也好,毕竟这次为了守住龙域,人族可是出了血本的,几个甲等兵团都损失了三成以上的兵力,加上粮草辎重、器械重炮等的损失,人族国力受损严重,这时候我们龙域不拿出一点诚意来也不太像话。”
“是,谨遵大人谕令。”
兰澈瞥了我一眼,道:“你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我陪你去一趟流火军团,指点一下那群箭术稀疏却自诩神射的弓箭手。”
“好嘞,特别是张灵越那臭小子,一定要让他吃吃瘪,不然都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了。”
“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恐怕是阁下您吧?”
“想单挑吗?兰丫头?”
“叫本殿下兰丫头?单挑吧,云月大人您也别拦着!”
“不拦着,你们随便。”
云师姐已经一副懒得理我们了。
这时,希尔维亚举着烧红的长剑从壁炉中取出,那只飞雁已经完全烤熟了,香气扑鼻,她瞥了我们一眼,道:“想吃早餐的留下,想单挑的滚出去打。”
我和兰澈相看一眼,马上伸出各自的拳头轻轻一碰:“下次再教你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果真,我分到了一条飞雁的腿,握在手中简直比一只兔腿还要肥美许多,最重要的这种飞雁的腿常年起飞蹬踏,所以全是精肉,十分有嚼劲,抹上孜然蜂蜜之后,口味更是了不得,咬了一口之后只觉得回味余长,能把舌头都吞下去。
冲着希尔维亚伸出大拇指:“厨艺一流,谁能娶得了女王简直是天大的福分。”
她美眸如水:“你要娶吗?”
“不了,我爱的女孩只有一个,她叫林夕。”
顿时,云师姐、兰澈都笑意迷人。
吃完一整条飞雁腿之后,我摸摸肚子,十分满足。
“去赤龙石吧。”
云师姐瞥了我一眼,道:“以你的悟性,最近几年最好不要频繁观摩赤龙精魄这种融合万法的瑰宝,看得越多,反而会让自己的道心更加的驳杂,所以机会只有一次,希望师弟你能观摩到一门适合自己,也十分强大的绝术,不枉圣龙大人对你的一片期望。”
我悻悻然:“始白龙真正期望的人是师姐,在我身上可没有什么期望。”
“可师姐对你有期望啊,一一传递,岂不是说始白龙大人对你也有期望了。”
竟然无法反驳,我尴尬一笑,转身就出了大厅 ,直奔后山龙谷而去。
……
龙谷,空中有一条条巨龙纵横飞翔的景象,它们的高度实在太高了,以至于身在大地上的我仰头看去,只能看到一个个看不清晰的小点,此时此刻,龙域新的一批幼龙正在学习飞行,所以它们的父母都在悉心照顾,陪同幼龙一次次的飞行,翱翔在天空之上。
“大人!”
不远处,一名镇守龙域的龙域甲士冲我一抱拳,这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剑鞘处以后浓烈的剑气溢出,这是一柄不凡的宝剑,而且这个男子的剑道修为肯定不低,剑气都已经快要凝华为实了,所以,虽然他实力不凡,但终究还是一名龙域甲士,被云师姐安排在这里,镇守龙谷。
“我去观摩赤龙石。”
我…爱你…吗 曦星
我伸手一指远方。
“请大人自便。”
他笑着一摆手,再次屹立在原地,宛若一根伫立千年的石笋般。
我则径直来到龙谷深处,此时,始白龙已经飞升,所以他设立在龙谷中的重重禁制都已经自行消散了,如今的龙谷由云师姐坐镇,但在阵法方面则是由林丰年坐镇,但最近林丰年一门心思扑在如何修复堪称龙域本源的银杏天伞阵法上,所以也没空去设置龙谷中的阵法,以至于如今的龙谷就像是空旷的场所,来去的人全靠自觉,仅有几名修为不俗的龙域甲士镇守罢了。
而事实上,我刚才见到的那个剑修龙域甲士,放在俗世之中恐怕都已经是人们眼中的剑圣了,不是一般的厉害,放在任何一个王朝都能轻松成为一方朝堂的顶级供奉之一,不过在龙域,则只是禁地的镇守者之一,不说不厉害,但也不是很厉害。
没办法,龙域如今是货真价实的人族圣地,特别是在龙域一战之后,云师姐名动天下,已经成为天下公认的龙域剑仙,这样的人物随便覆灭一个人族王朝都是轻而易举的话,谁敢招惹现在的龙域?于是乎,龙域的水涨船高也是必然的事情,各大门阀豪族,谁不想把自家最有修炼潜质的年轻一代送到龙域深造?
一来,一旦在龙域混出了名头,自己所在的世族也会与有荣焉,家里出了一个龙域中的佼佼者,到哪里都值得吹嘘一通了,而且家族里拥有龙域中人,这本身就是一张护身符,比如一方郡县的望族,如果家里出了一个龙域的将领,恐怕就算是当地的郡守都必须客客气气,就更别提刁难什么的了。
夢靈
二来,龙域是圣地,在龙域修行就不必去愁顶级的修炼法门和秘籍,这些东西龙域有的是,每一位龙域甲士都能修炼几门龙系绝术,这就是龙域的资本,而一旦修为境界上去了,就会成为刚才我所见到的那种龙域高手,成为龙域的秘密供奉,得到的修炼资源会更多。
有许多事,师姐没有说,但自然有人会去做,兰澈、林牧、希尔维亚,都是此道的高手,龙域是圣地,但却也需要经营,这一点云师姐比谁都清楚,所以她如今也愿意跟人族高层打交道,不再那么“油盐不进”了。
……
不久之后,来到赤龙石所在地。
离宋
一道淡青色阵法镇封着这里,以至于从外界看的话根本看不清赤龙石的模样,也感受不到一丁点的赤龙精气所在,这道阵法封闭得十分完全,应该也是出自林丰年的手笔,就在我走上前的那一刻,阵法似乎拥有灵性一般,“检验”过我的生命气息之后,马上开启了一扇小门放行。
厉害啊,林师叔!
这位林师叔虽然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亡灵法师,被世人所唾弃,但偏偏是一位绝世奇才,在阵法、铭纹这一道上堪称绝世,与林丰年一比,凡书城铭纹学院里的那些老院长就只能算是铭纹大师了,距离宗师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至于阿飞,就更加不必提了,只是一个在玩家这个圈子里风生水起的小角色罢了,其实都未必入门,倒是被拘禁在法神深渊里的方歌阙,他在铭纹、阵法这一道上或许能够跟林师叔扳扳手腕,可惜在没有破局之前,这位绝世天才是注定出不来的了。
……
总裁驾到:调教呆萌小娇妻
想了许多事情之后,已经走到了赤龙石前方。
澎湃的赤龙气息扑面而来,这才是真正的赤龙精魄嘛!就在我抬头看去的时候,赤龙石嗡嗡铮鸣,似乎是在回应我的观察一般,而就在下一刻,我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盘膝而坐在赤龙石前,心田沉淀,开始专心悟法。
就如师姐说的一样,修炼一事不进则退,我已经不进太久了,否则的话,恐怕昨天深夜也不会被风沧海带着风林火山的人压着打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