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wm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這是我的星球》-第一百二十九章 寄生-x0irp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光影消散,凌墨雪小心地看着夏归玄的表情。
看得出夏归玄对被拿走的东西挺重视的,特意传送过来找线索,可线索似有似无,看似有线索关联,实际压根不知道在哪;这也就算了,关键还被他看见了神裔妖王对父神的不敬。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 水鱼要吃素
神不眷我,我自为之!
是吞吐天地的气魄,自我道途的凸显,外人看来该是很值得点赞的事情……但对他来说,是会像以前那样说“我只会高兴”呢,还是会惩罚……嗯应该不会。
活死人岛屿 千丝惠
凌墨雪心思乱糟糟的,却见夏归玄灿然一笑:“确实不错,是个王的样子。商照夜魂渊的气魄,大抵都受了她一些影响,可以看出在神裔心中她的地位还是很高,说不定啊……”他顿了顿,笑道:“比虚无缥缈的父神还高。”
凌墨雪试图挽回一下主人的面子:“也不会啊,我看神裔大部分虔诚得很,有人伪装父神不就瞬间统一人心、稳定全局了么?”
“说明在神裔强者的心中,父神只是一个旗帜或者口号,可利用的泥雕木偶罢了。”夏归玄笑笑:“别看现在商照夜魂渊对我唯唯诺诺,那是因为自知实力不及,加上也有些大义和尊敬压着……我都能替他们感到有些憋屈,如果有个王带领他们,说不定真敢挑战我。”
凌墨雪不说话了,总觉得说着又像说自己。
我都认了,让你把商照夜收成女奴你又不肯……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有点不想你收了,就我一个挺好的。
“其实这很好。”夏归玄低声道:“不是对你那样……口是心非。是真的很好。”
凌墨雪看了他一眼,有些想笑。
夏归玄尴尬地偏头,又道:“按照这位妖王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另有强敌窥伺,她或许也不确定强敌是谁,但泽尔特只是芥藓之患……有暗能量魔神在身后的泽尔特还只是芥藓之患……”
凌墨雪也很是不解:“如果真有这么强大的敌人,为什么不直接入侵,甚至连个先遣都没有,反而是如此隐秘,我们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种敌人的存在?”
“两种原因。”夏归玄道:“一种是我自发形成的神魂防护,人类现在的称呼是星球磁场……”
凌墨雪:“……”
总感觉说着像自己刚才在给星球做那事,或者大地爸爸?
“泽尔特后面有个虚空裂隙里诞生的暗魔,它都不敢随随便便把神念探入此星磁场,一是担心惊醒了沉睡的我,二是担心神魂交战很凶险,万一被我吞噬或磨灭,它的损伤会很严重。所以小心翼翼,不敢贸然行事,恰好发现了泽尔特人正在与此星打仗,便暗自入侵——说不定成为泽尔特之神类似的概念吧,催化它们的暴戾和战力。”
凌墨雪道:“这便是以泽尔特人正常的战争攻陷,没有它这种强大生命的入侵,就不会刺激到主人的沉睡?”
相親相到我哥CP怎麽破 隔壁家的小破孩
“差不多……主要是这种暗魔对资源无所求,整个茫茫宇宙的暗能量都是它的养分。它要做的只是扩散自己的宇宙影响范围,所以操控其他生灵来做这件事就可以了,不需要来惹我。”夏归玄笑笑:“当然,既然我已经醒了,它也不会含糊退缩,这次还是和它交了手,尚有后患未消。”
凌墨雪犹豫片刻,低声道:“这有点像神灵互相牵制,而苍生为棋。可对方有神,而主人似乎并不想当这个神,所以我们苍龙星生命挺被动的。”
夏归玄微微抬头看着时光迷雾,没回这话。
凌墨雪试探着问:“因为不想有责任,不想有牵绊?毕竟主人可能是被动成为的神灵,并非本意,可能心中更是觉得日了狗,关我屁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就多了一窝崽要养的感觉么?”
夏归玄被她的粗口说得笑了起来,确实是这样,粗口一爆反倒舒坦。
“但是……”凌墨雪忍不住轻轻环着他的腰,靠在他的后背上:“你还是出战了,而且会赞赏我的出战。主人是个有情人,想要冰冷的观测,除非我们与你无关,可一旦我们有关,主人便入戏了……”
“我是有情人么?”夏归玄没有回应她的拥抱,反而有些冷淡地问:“我不是在玩弄你?”
绯闻总统1国民男神,结婚吧!
凌墨雪微微一笑:“主人喜欢玩,那就玩吧。”
这话像挑逗,其实反而有些宠,就像是“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的感觉,实际意思是“信你才有鬼,你就是有情人”。
这种意味听得夏归玄很不自在,但这种语气又让他没法去驳,只得默默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表示一下我要玩。
凌墨雪倒是在后面抱得很舒服,还调整了一下姿势更舒服一点,才继续道:“如今我们也有神之眷顾,无需自为之。主人岂不是已经在调查始末,想要把事情理个分明?”
“……嗯。”夏归玄倒是没否认这个,续道:“刚才说到为何强敌不直接入侵,这暗魔是一种状况。还有另一种,性质有些类似却并不完全相同……属于相隔太远,无法直接入侵,只得用一种寄生模式潜移默化地入侵。”
凌墨雪怔了怔,一时没明白这意思:“相隔太远,远到什么程度会这样,而且为什么不接近点再说?”
“比如相隔了位界,位界之隔不是说拉近就拉近的,可能一次意外感应到此地之变,却被位界之固阻挡,最多只能渗透一点点……比如寄生一粒灵魂种子在某个生命体内,待到养分足够了便夺舍取代,又或者控制此人的思想,做到它希望做的事情。”
“如果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种子,没有实际的能力,想成功谈何容易?”
“也许没有你我想象的那么难。”夏归玄忽然笑了:“我连一点掩饰都没特意去做,直接说我是系统,都有人深信不疑,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凌墨雪:“……”
婚然天成
“人们的意志和智商,都不一定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墨雪。人们总是自命不凡,喜欢嘲笑他人的选择,当自己面对的时候却未必看得清……就像人人都会嘲笑新闻里有人连极其低劣的骗局都信,可轮到他的时候说不定上当的就是他自己。这种对自我与他人的认知偏差,连我都难免,在这一项上我甚至有可能不如你……要不为什么说,你的剑心难得?”
凌墨雪撇嘴道:“这是在表扬我的自我认命?”
“哈……”夏归玄没搭这腔,还是继续正题:“如果是这种,对方会是一个超智慧且具备强大实力的生灵,而且谁都无法确知这样的影响已经进行到了怎样的程度、有多少人。有识者或许有所察觉,却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有冥冥的心悸,敌不是肉眼可见的泽尔特,而是更大的危机。”
“那她为什么不重塑时空之阵,而是选择丢弃?”
“这个不好猜。她这样的人做事,总会有她的道理……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夏归玄沉吟道:“天道教是否还有光暗属性的秘境?”
凌墨雪摇摇头:“没有……都是一些相对普通的,没有属性这么明确的。”
“大夏官方是否听说过这种?”
“好像也没有。”
夏归玄微微颔首:“说明元首府内,很可能还有神裔……这大夏乱得,至今没灭真是奇迹。”
凌墨雪:“?”
夏归玄忽然道:“墨雪……”
我女儿来自未来
凌墨雪下意识站直:“在。”
“我介绍我们演的那视频的小说作者给你认识,你们聊聊……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事挺重要的,你们聊,我得去见见商照夜,不然说不定这次可能真会有个惊天大坑等着所有人。”
————
——————
PS:感谢明灭微尘兄弟上盟。今晚有加更,十点左右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