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m9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要做超級警察 愛下-第八百六十章:男人相伴-sugj1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他们盯着你?”
李队长那边响起打火机的声音,他停顿了一会以后,继续说到:“那也不用管他们,李长远安排小张他们继续去追查就行了,但是这个案子,你得继续跟下去啊,怎么能这个时候换人呢。”
“现在是一个关键的节点,我倒不认为,电子音跟你打电话就是一件坏事。”
李队长思路清晰的分析了一下:“既然如此,你不如将计就计,可以试图跟他谈谈条件我觉得,然后再试图找到他们的真正位置所在。”
一个开始一生等待 元心故去
我的房间有个星际战场 南黎川
“我相信你的,不要灰心嘛。”
说到后面。
李队长再次对他进行了勉励。
“是这么个情况。”
彼岸妳在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把之前的通话内容详细的给李队长复述了一遍:“按照我的分析来看哈,目前我绝对,最能成功救下李长远的,还是在于他自己本身,也就是自我解救。”
“怎么说?”
一见钟鱼
李队长沉默了一会,大致琢磨出了钟天正的意思。
“他们的目标其实并不是李长远,也不是李绅,也不是他们李家。”
钟天正弹了弹烟灰,仰头看着夜空,吐出了一口细长的烟线:“还有个事情忘记跟你说了,其实,目前在迫害李长远的这伙人,早之前,其实他们的目标是邹泽询。”
“邹泽询?”
李队长语气沉了一分。
邹泽询黄珊珊这个案子,他自己有详细的了解过,至于后续的今晚发生的事情,钟天正还没有向他汇报,暂时不了解。
“是的,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邹泽询。”
钟天正组织了一下语言,快速简单的做出汇报:“邹泽询跟黄珊珊的事情,其实这伙人之前就注意到了,所以他们绝对帮助黄珊珊,处理掉邹泽询这件事,谁知道他们联系邹泽询的时候,黄珊珊已经死了。”
“于是,双方做了约定,邹泽询如果事情没有暴露,愿意接受惩罚,如果邹泽询被警方抓住了,那么就委托他们帮忙复仇,对李长远下手,并且还给予了对方一定数额的资金。”
跟着。
钟天正又把邹泽询收到李绅秘书威胁一事解释了一遍:“所以我觉得,这伙人对李长远下手,并不是说针对他这个人,而是针对他李长远做的这件事情。”
“李长远做错了事,但是却没有真的忏悔,反而事后对受害人进一步的进行迫害,由此引发了邹泽询的一个质变。”
钟天正说到这里,语气放缓了几分:“所以,我认为,他们绑架走了李长远,就是要处理他之前的案子,获得他的一个忏悔,让李长远亲口承认当年的事情,并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进行众罚。”
这就是钟天正能猜到的所有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想继续调查了。
或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有了一种淡淡的无力感。
拳坛神话
是在听到了邹泽询的心声吐露,了解了中间的具体详情以后,心里开始出现了一种犹豫。
乃至于。
钟天正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是我,我能让李长远坦白承认自己曾经威胁过别人的事情么?
退一步说。
就算威胁了又如何?
邹泽询杀死黄珊珊,跟他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我大致明白了。”
————
李队长那边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说:“案子还是你来跟吧,至于这个李长远的踪迹,交给小张来追查吧。”
“好。”
風語旅程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双方挂断电话。
啊香看着他:“你觉得,他们现在会在哪里?”
钟天正摇了摇头:“不知道,我觉得应该是在哪个荒郊野岭,亦或许是在哪个废弃的工厂厂房里吧,差不多就是这种环境。”
“呼…”
啊香深呼吸一口,双眼中流露出一股子疲惫:“为什么我觉得,这一次的案子,调查起来会这么的累呢?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是的。
换做是往常的案子。
他们往往在调查出真相以后,通常是在真相解开的时候,能够共情到死者当时的一个心理历程,但是这一次,他们却非常意外的,不止是能够共情死者,更是能共情嫌疑人,这就感觉,确实非常的难受。
“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
钟天正双手按在啊香的肩膀上,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梢:“人生不就是这样么,什么事情都有双面性的吧,至于后续如何,每件事或许都有它自己的结局,如果我们干预不了,那就不要干预了。”
“嗯。”
啊香用力的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卡姿兰大眼睛落在钟天正的脸庞上,表情中有些许期盼:“如果说,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坏人那该多好,如果这些心术不正的人少一些,那会是多么有爱。”
“像黄珊珊,邹泽询这种小情侣,应该也会很幸福的生活下去吧,美美满满,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美好的走过一生。”
爱我,请勿欺我
此时的啊香。
再没有平常工作时候的那股子干练与凌厉,更多是小女友的姿态,呈现出了女性最原始最感性的那一面。
“嗯,也许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伸手把啊香揽入怀中,手指摩挲着她的发梢,鼻翼中,淡淡的海飞丝洗发水小仓兰香氛的气味钻入鼻中:“所以说,有时候,很多事情上面,男人其实也占据了主导地位,一个男人的心性如何,判断力如何,也主宰了很多事情的发展方向。”
“邹泽询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选择了报警,这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一个选择,只是在后续的发展中,面对李绅秘书的威胁的时候,他的判断力出现了问题,他开始了犹豫。”
“也许,正是他的屈服导致了事情最后的演变,如果说,他当时要能坚定自己的立场,选择硬刚到底,把这件事进一步向警方举报,我觉得,事情未必会像想象的那样。”
“李绅或许很强,但如果真的要像李绅秘书说的那样,一辈子缠着他们不放,我觉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或许。
当时他们比的就是一个心理博弈。
男人。
在关键性的事情面前,一定要保持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能不做出偏差的选择。



Recent Posts